首页 | 手机版 | 三国演义 | 三国志 | 史将 | 背景 | 藏书阁
首页 -> 背景知识 -> 荆州城究竟在哪里?
荆州城究竟在哪里?
标签地图 荆州 荆州城 阅读次数:17395
  120回的《三国演义》,有72回写到荆州。大意失荆州,刘备借荆州等更是妇孺皆知。然而荆州城到底在哪里?却是有很多说法,有襄阳说,江陵说,江夏(武昌)说,宛城说等等。

从三国荆州之争,看荆州城的所在位置
  
  东汉末年,地方政权亦为州郡县三级制,全国分为十三州,一百零五个耶国,州置刺史,资重者为州牧,郡置太守。荆州辖有七郡,即江夏郡(太守刘琦)、南阳郡、南郡、武陵郡、长沙郡、零陵郡、桂阳郡。即江北三郡,江南四郡,当时州牧治所常不固定,刘表为荆州牧,人称刘荆州,统治着荆州七郡。为了北据曹操,刘表治襄阳,现存襄阳古域,传为刘表治所,亦传为荆州城。当时,荆州城为南郡及江陵县治所。公元200年,官渡之战后,刘备受到曹操攻击,不得已投奔刘表,刘表接纳了刘备,以上宾礼待之,使屯驻新野,不久又让刘备移驻樊城。
  
  据《三国志·蜀书·先主传》记载,公元208年,曹操率军甫下攻打刘表,当曹军进至宛(南阳) 时,刘表病死,表的第二个儿子刘琮继任了他的职位,刘琮为曹操大进攻所吓倒,背着刘备,暗地派人向曹操投降。当时驻守樊城的刘备不知实情,当刘备得知刘琮已降,曹军将至时,已来不及抵抗了,遂率军过襄阳,直奔江陵,以期抢先占有江陵,对抗曹操。途中“琮左右及荆州人多归先主,比到当阳,众十余万,辎重敷千两,日行十余里,别遣关羽乘船数百艘,使会江陵”。“曹公以江陵有军实(军事重镇),恐先主据之,乃释辎重,轻军到襄阳。闻先主已过,曹公将精骑五千急迫之,一日一夜行三百余里,及于当阳之长坂,先主弃妻子,与诸葛亮,张飞、赵云等数十骑走,曹公大获其人众辎重,先主斜趋汉津,适与羽船会,得济沔,遇表长子江夏太守(刘)琦众万余人,与俱到夏口(汉口)”这就是在赤壁之战前,刘备与曹操荆州之争的大致经过。争夺的结果是,刘备大败,曹操夺得荆州城,并控制了荆州江北三郡。
  
  公元208年,赤壁之战,曹操大败乌林。孙刘联军水陆并进追至南郡荆州。曹操兵败后被迫退回中原。此时,刘备乘势占领了荆州江南四郡,自己立营于油江口(今公安县城),改名为公安。公元209年,刘备又以地盘太小,不足以安民为由,向孙权借得荆州江北二郡(南郡、江夏郡)及荆州 首府荆州城。这样,荆州七郡仅襄阳郡为曹刘争夺的地盘,其余六郡已为刘备占有。初,刘备封刘琦为荆州刺史,琦病死后,刘备自任荆州牧,为了东御孙权,西保荆州城,刘备仍屯驻公安,使请葛亮,关羽屯江陵,张飞屯秭归,公元211年,“诸葛亮、张飞、赵云等将兵溯流定白帝,江州 、江阳,唯关羽留镇荆州”。公元215年,孙权得知刘备已占有益州(成都)。派使臣向刘备讨还荆州,刘备以“须得凉州,当以荆州相与”为由,拒还荆州。孙权怒,派吕蒙袭夺长沙、零陵、桂阳三郡。此时,北方曹操已占领汉中,严重威胁刘备的后方,刘备只好与孙权讲和,同意平分荆州,即荆州江夏、长沙、桂田三郡属孙权,南郡、零陵、武陵三郡属刘备。这就是孙刘争夺荆州的第一回合。争夺的结果是,刘备失去了半个荆州地盘,但保住了南郡,保住了荆州首府——荆州城。孙权虽然得到了半个荆州地盘,但他的主要目标,夺取荆州首府及军事重镇的目的没有达到。公 元219年,刘备取得了汉中,曹刘汉中之争的胜利,为刘备东出潼关攻打洛阳奠定了基础。此时,镇守荆州的关羽,乘势向北发动攻势,出兵夺取了曹的襄阳,接着猛攻汉北樊城,擒于禁、杀庞德,威振华夏,樊城危在旦夕。曹操在受到刘备南北攻击的情况下,暂时与孙权联合。“遣人劝权蹑其后,许割江南以权,则樊田自解。”据《三国志·蜀书·关羽传》记述:“南郡大守麋芳在江陵,将军(傅)士仁屯公安,素皆嫌羽轻己。(自)羽之出军,芳,仁供给军资,不悉相救。羽盲‘还当治之’,芳、仁咸怀悝不安。于是权阴诱芳、仁,芳,仁使人迎权。”当关羽得知江陵被孙权 占领,急回兵反攻,在途中“权遣将逆击羽,斩羽及子平于临沮”。公元219年12月,关羽及子平在当阳东北之章乡被孙权将领活捉,惨遭杀害。这就是“关羽大意失荆州”的大致经过,也是孙刘争夺荆州的第二回合,这一回合,刘备不仅失去了荆州三郡地盘,而且失掉丁军事重镇荆州城。公元221年,刘备在城都称帝,“初,先主忿孙权之袭关羽,将东征。秋七月,遂帅诸军伐吴”。公元222年,吴军大破蜀军于夷陵猇亭,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彝陵之战”,也是蜀吴第二次荆州之争。其结果是刘备彻底被孙权赶出荆州,形成了蜀国只能长期偏安于西南一隅的局面,刘备的复汉大业终成泡影。
  
  以上所述,是根据三国史料所概括的曹,刘、孙争夺荆州的大致过程。从中可以看出,三国荆州之争有两层函义,一是争夺荆州七郡地盘,因为荆州七郡,地域辽阔,物产丰富,是军需和兵员的最重要的征集地。二是争夺荆州首府及军事重镇江陵城(荆州城),是荆州之争的核心,因为谁占有荆州城,谁就有了荆州七郡乃至全国。从曹操日夜兼程抢占江陵,刘备借荆州、赖荆州,孙权千方百计讨还荆州,夺荆州,直至刘备最后拼全力夺荆州,这一连串史事充分表明了这一点。对荆州重要战略地位,诸葛亮讲述得最清楚。据《三国志·蜀书·渚葛亮传》叙:“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国,……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诚如是,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所以刘备借得荆州后,从公元209年至219年派关羽镇守荆州达十年之久,关羽失荆州,导致了刘备霸业的失败。
  
  三国荆州之争的历史,已完全证实,曹、刘、孙争夺的荆州,就是江陵荆州城,不是襄阳城,更不是河南宛城、江夏(武昌),公安油江口等地,这些地方只是在东汉末年,为荆州牧的临时署所。但由于历史久远,对三国时期荆州城究在何处,学术界产生了不同的看法,具有代表性的是北 南二荆州之说,有历史地理学家论定,魏晋以前的荆州城(江陵城)在襄阳。也有人根据州牧治所,把三国荆州城定在襄阳的。做为九州之一的荆州,在三国之前早巳名誉四海,不可能因时因人而变动无常。从三国文献记载,荆州城即江陵城,而江陵县城始建于秦。又据纪南城的凤凰山168号 汉墓出土的竹牍证实,该墓主葬于汉文帝十三年五月十三日(公元前167年),下葬时,有江陵为死者开具的介绍文书:“江陵丞敢告地下丞。”即地上的江陵县丞报告地下的江陵县丞,这充分证明了江陵县治所在纪南城附近,纪南城为江陵县丞所管辖。汉武帝元封五年初置荆州刺史部,治江陵,故江陵城即荆州城,一城二名世代沿袭。
  

从现存荆州城沿革,看三国荆州城的所在位置。
  
  在原江陵县境内,纪南城附近有几座古城,纪南城东南约4公里有郢城,边长1.4公里,高3--6米,基宽15-2O米。相传为楚平王所筑,秦拔郢后为秦代南郡治所,西汉郢县治所,东汉时郢县井入江陵,郢城遂废。考古发掘证实,郢城为汉代古城。纪南城西有阴湘城,东西长约500米,南北 宽约200米。经考古发掘,该城属新石器时代屈家岭文化时期所建造。纪南城西南有万城。南北长1000米,东西宽800米,为黄土夯筑。时代为东晋至随唐时期。纪南城南5公里有荆州(江陵)城,东西长3.75公里,南北宽l.2公里,城内面积4.5平方公里,由砖墙和土垣组成,现存砖垣为明清时代。
  
  我们认定三国时期的荆州城在江陵,但究竟在江陵县什么地方?这一直是研究三国吏学者及各界人士关注和探讨的重大课题。1997年10月至1998年3月,荆州市、区博物馆考古专业人员,为了解现存荆州城墙的历史沿革及建筑技术,为探索三国时期荆州古城的踪迹,对荆州城南垣东端望江 楼段进行了解剖性发掘,开东西宽5米、南北长20米探沟一条,清理出三国至清历代城墙遗迹,证实荆州城墙是中国现存延续时间最长、跨越朝代最多,由土城演变为砖城的唯一古城墙。考古资料基本上印证了《荆州府志》、《江陵县志》等史料记载的可靠性,使荆州城的历史沿革建立在考古资料和文献史料相结合的科学基础上。根据考古和文献两资料,荆州城的修筑情况可分为六个大的发展阶段。
  
  第一阶段,三国至西晋。《荆州府志·城池》记述:“今城,楚船官地,春秋之渚宫。秦既拔郢,置南郡。汉因之,三国初属蜀汉旧城,关某所筑,某北攻曹仁,吕蒙袭而据之。”又据《水经注》云:“县曰江陵。旧城,关羽所筑。”又《舆地广记》述:“故城在县东南,有渚宫。今郡城晋桓温所筑。”故城应为关羽所筑之城,在旧城东南,旧城,应为秦汉旧城,位于城西北,此次发掘地点位于古城东南,与故城东南吻合。固地下水位太高,此次发掘工作未能进行到底。“春秋之渚宫”尚未能印证。此次发掘出土的三国土城,已埋入地下三米多深,已暴露高度1.25米,顶部宽10米,同时出土了一批东汉末年至三国时期的文物。关羽镇守荆州达十年之久,“盖先治其城郭,乃诸侯,郡守之常政。”(《讧陵县志》)。为了东御孙吴,北抗曹操,修筑、整治荆州城墙为军备之首务。
  
  第二阶段,东晋至隋唐。(江陵县志》云:“晋永和元年(公元345年),桓温督荆州,镇夏口,八年还江陵,始大营城橹”。考古资料证实,在五代城垣之下,叠压着高1.6- 1.7米,宽6.5米的东晋至隋唐时期的夯土城垣,证实了文献记载的真实性。
  
  第三阶段,五代至北宋末。《荆州府志》记述:“后粱乾代二年(公元前912年),(南平王)高季兴大筑重城,复建雄楚楼,望沙楼为扦蔽,执畚锸者十数万人,将校宾友皆负土相助,郭外五十里冢墓多发掘取砖,以,C城。工毕,阴惨之夜常闻鬼泣及磷火焉”。此次发掘出土的五代土城垣 高6米,基宽7.6米。砖城基宽0.9米、高1.1米,在砖墙外侧有用两层砖铺的宽0.6米的护脚。砖基之上有用碎砖间粘土夯筑而成的砖土混合墙,下部与砖基同宽,上部与五代土城垣同高。砌墙所用的砖均为东汉至隋唐时期的墓砖,与文献记载完全吻合。五代砖墙的发现,使荆州城修建砖墙的历史提前了四百多年。
  
  第四阶段,南宋至元末。据《荆州府志》云:“宋经靖康之难,雉堞圮毁,隍亦多淤塞。淳熙间,安抚使赵雄奏请筑城,始于十二年(公元1185年)九月,越明年七月乃成,为砖城二十一里,营敌楼战屋一千余间”。发掘资料展示,宋代砖墙包涵在现存明代砖墙内侧,宽0.6-0.8 米,高度略低于明代砖墙,墙面虽破坏严重,但墙体基本成形。所用砌砖仍为形体窄短的小砖,不见形体长宽的城墙砖。在宋代砖垣内侧如宋代土垣,宽7.5米,高3米,斜压在五代城垣之上。
  
  第五阶段,明初至明末。《荆州府志》云:“元世祖至元十二年(公元1278年),诏隳襄汉荆湖诸城。明太祖甲辰年(公无1364年),平章杨景依旧基修筑,周一十八里三百八十一步,高二丈六尺五寸。”发掘出土的明代砖墙基确系建在宋代旧基之上,对土垣部分也只是局部加高。明代砖墙宽0.7米,高7.5米,砌砖为长而宽的城墙专用砖。明代砖墙用“打钉”的方法与宋代砖墙相衔接。明代土城垣叠压在宋代土垣之上,现存宽9.5米,高4.5米。
  
  第六阶段,清代。据《江陵县志》记:“崇桢十六年,流贼张献忠陷荆州,夷城垣”。清顺治三年(公元1646年),“兵民重筑,悉如旧址”。以后在雍正五年(公元1727年),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五十三年(1788年),对荆州城都进行过维修.特别是乾隆“五十三年六月二十日,万城堤决,水从西门入,城垣幢圮”,钦差大学士阿桂等依旧墓补修。
  
  通过对荆州城的文献史料和发掘资料的研究,使我们对荆州古城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就城墙的历史沿而言,荆州城墙宛如一部荆州历史,它源远流长,章节清晰,情节生动,繁衍不息。就城墙的变迁情况而论,至少从三国时代起,荆州城墙没有发生过大的变迁,历代城址始终没离开过现存荆州的范围,但各个时代的城墙位置有小的变动,即在平面上,从早到晚由内向外推进,推进的距离在50米范围以内。在立面上,从早到晚由低向高堆积,早期城墙深埋在晚期城墙之下。就土城与砖城关系而言,早期土城墙远远早于早期砖城墙,土城地上部分,时代多为五代和宋明清,地下部分为三国至隋唐,可能还有更早时代的城墙。土城垣为砖城垣的依托,砖城垣由土城垣演变而成。
  
  特殊的地理条件和优美的自然环境,使荆州城自春秋战国以来,就成为南方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的中心。三国时期、军阀混战,天下大乱,荆州更是三国之争的主战场,无论是“赤壁之战”,或是“彝陵之战”,争夺的主要目标都是荆州。刘备得荆州使其兴汉基业兴旺发达,关羽失荆州,最终导致了刘备“复汉大业”的彻底失败。
  
  三国荆州城今何在?综上所述,三国荆州之争的史事已清楚表明,争夺的核心城市是荆州首府江陵城,即荆州城,而不是荆州的其他郡府,偶尔其他郡府也曾为荆州州治所在地,如襄阳(荆州牧刘表)、江夏(刺史刘琦)、公安(荆州牧刘备),那只是临时办公署所,而江陵荆州城,至少从秦代开始,就在现荆州城地址,从未发生过大的变迁,这是得到文献典籍和考古资料证实的。文献史料和考古材料又证明,现存荆州城,至迟在三国时期已成为当时江唆县境内唯一的一座大型古城,这座古城当成为当时荆州州治,南郡郡署,江陵县衙的署所。所以,我们论定,三国时期,三国荆州之争的荆州城,就是现存的荆州城的早期城址,刘备所借,关羽所失的荆州城,就是现存荆州城的早期城墙。现存荆州城墙是关羽所筑荆州城墙的保护层和外包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