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手机版 | 三国演义 | 三国志 | 史将 | 背景 | 藏书阁
首页 -> 背景知识 -> 三国时期蜀汉装备
三国时期蜀汉装备
标签盔甲 装备 阅读次数:5598
  蜀汉立国后,为满足武备需要,大力发展冶铁事业,采掘铁矿,锻造兵器。刘备、刘禅、诸葛亮、张飞、关羽等也喜欢锻造名刀利剑,或以自用,或作赏赐之物。《蜀中广记·方物》引《刀剑录》,记载了著名的蜀汉八剑:“蜀章武元年(221)辛丑,采金牛山铁,铸八铁剑,各长三尺六寸。一备自佩,一与太子,一与梁王永,一与诸葛亮,二与张飞、关侯,一与赵云。并是亮书作风角处所。”

  刘禅也铸有名剑,以作镇山之宝。《太平御览》卷三百四十三曰:“蜀后主刘禅延熈二年(239)造大金剑,长一丈二尺,镇剑口山。往往人见辉光,后人处处求觅不得。”

  《蜀中广记·方物》还记载了著名工匠蒲元为刘备造刀五千口之事:“蜀主责令蒲元造刀五千口,皆连环及刃口,刻“七十二炼”,柄中通之,兼有二字矣。”此刀刻“七十二炼”,标明冶锻的次数,虽未达到“百炼”,但也是质量相当高的宝刀了。

  从战争需要和战场的实际情况出发,各将领多自行采铁冶炼,铸造刀剑等兵器。《蜀中广记·井研县》:

《周地图》云:“蒲亭县,有铁山,诸葛亮取为刀剑。宇文度封铁山侯即此。《志》谓:“铁山一名茅香山,在县东六十里,旧始建县东。”

《陶弘景刀剑录》说:

关侯为先主所重,不惜身命,自采武都山铁为二刀,铭曰“万人”。及侯败时,刀没于水。张益德初受新亭侯,自命匠炼赤珠山铁,为一刀,铭刀曰“新亭侯,蜀帝大将也。”后范、张偷以入吴。又曰:黄忠从先主定南郡,得一刀,赤如血,于汉中击夏侯渊军,一日之中,手刃数百。

  诸葛亮重视兵器的制作,任巴郡太守张裔为司金中郎将,典作农战之器,把冶铁生产纳入官营。并亲自过问兵器锻造的质量问题,诸葛亮《作斧教》云:

  前后所作斧,都不可用。前到武都,一日鹿角坏刀环千余枚,赖贼已走。若未走,无所复用,间自令作部作刀斧数百枚,用之百余日,初无坏者,。余乃知彼主者无意,宜收治之,非小事也,若临敌,败人军事也。”[5]

《三国志·蜀书·后主传》:“建兴七年(229)诸葛亮遣陈式攻武都、阴平,遂克定二郡。”则《作斧教》作于第三次北伐。此《教》叙述了在进攻武都的战斗中,因砍鹿角一天损坏刀千余枚;而在前此不久,由作部制作的刀斧,用一百多天仍不见损坏。诸葛亮认为是主管制作武器的当事者不负责任,主张严惩。前文提到朱熹称赞诸葛亮治国在“细密之处”,于此可见。对武器制作数量,他必作周密的计划,如《作匕首教》所云:“作部作匕首五百枚,以给战士。” 对军品的质量要求,甚为严格。《作刚铠教》:“敕作部皆作五折刚铠、十折矛以给之。”所谓“刚铠”,即用钢铁锻制的铠甲,李伯勋先生认为,所谓“五折”,“即五次冶炼和折叠锻打,因为反复锻打,可提高其硬度和韧性。”“十折”亦同意。[6]此说甚是。因为钢铠、矛、刀、剑、斧等的功用不一样,对钢铁的硬度、韧性等工艺要求也应不同,因此渗碳的多少以及锻打的次数就不尽相同了。五折钢铠、十折矛与“百炼钢”的锻造方法应相类同。经过多次锻造的蜀汉钢铠,能承受很强的外力。《宋书·殷孝祖传》记载:“御仗先有诸葛亮筩袖铠帽,二十五石石弩射之,不能入。上悉以赐孝祖。”

蜀汉的冶炼技术之佼佼者,当以蒲元为最。《蒲元传》[7]曰:

君性多奇思,得之天然,尝于斜谷为诸葛亮铸刀三千口,熔金造器,异于常法,刀成,白言江水钝弱,不任淬用,蜀江爽烈,是谓大金之元精,天分其野。乃命人于成都取江水,君以淬刀。既至,君言杂涪水不可用。取水者犹捍言不杂。君以刀画水,言:“杂八升,何故言否?”取水者方叩头首伏云:“实于涪津渡负倒覆水,惧怖,遂以涪水八升益之。”于是咸共惊伏,称为神妙。刀成,以竹筒密内铁珠满其中,举刀断之,应手虚落,若薙生蒭,故称绝当世,因曰神刀,今之屈耳环者,是其遗范也。

三国时期的淬火技术对水的质量要求特别高。因为处于不同地质条件的水,所含矿物质的成分就不尽相同,其“导热性能就各有差异,从而对淬火质量就会造成不同影响。”[8]诸葛亮北伐,军临斜谷,蒲元随军铸刀,捨弃就近汉水不用,而远致成都蜀江取水淬火,似乎不太近情理。前文述及,当时盛行江心淬火法,蒲元认为“蜀江爽烈,是谓大金之元精。”故严格选用蜀江水淬火。蒲元识别水质的方法,被后人所继承。宋吴曽撰《能改齋漫録》卷十四“别水味”载:

陆鸿渐善别水味,尝令操舟者于扬子江取南零水。俄水至,羽以勺扬之,曰:“江则江矣,非南零者,似临岸之水。”既倾至半,又以勺扬之,曰:“此南零者矣。”其人大骇,曰:“某昨取水至岸,便覆其半,惧其少,取岸水増之。”以上出《水记》。予按《蒲元传》曰:…… 乃知能别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