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手机版 | 三国演义 | 三国志 | 史将 | 背景 | 藏书阁
首页 -> 藏书阁 -> 三国志 -> 王基 检索 三国志
王基 检索 三国志
4 三国志卷四  魏书四  三少帝纪第四 第22段
  三年春正月,荆州刺史王基、新城太守(陈泰)[州泰]攻吴,破之,降者数千口.二月,置南郡之夷陵县以居降附.三月,以尚书令司马孚为司空.四月甲申,以征南将军王昶为征南大将军.壬辰,大赦.丙午,闻太尉王淩谋废帝,立楚王彪,太傅司马宣王东征淩.五月甲寅,淩自杀.六月,彪赐死.秋七月壬戌,皇后甄氏崩.辛未,以司空司马孚为太尉.戊寅,太傅司马宣王薨,以韂将军司马景王为抚军大将军,录尚书事.乙未,葬怀甄后於太清陵.庚子,骠骑将军孙资薨.十一月,有司奏诸功臣应飨食於太祖庙者,更以官为次,太傅司马宣王功高爵尊,最在上.十二月,以光禄勋郑冲为司空.

11 三国志卷十一 魏书十一  袁张凉国田王邴管传第十一 第17段
  袁谭在青州,辟修为治中从事,别驾刘献数毁短修.後献以事当死,修理之,得免.时人益以此多焉.袁绍又辟修除即墨令,後复为谭别驾.绍死,谭、尚有隙.尚攻谭,谭军败,修率吏民往救谭.谭喜曰:「成吾军者,王别驾也.」谭之败,刘询起兵漯阴,诸城皆应.谭叹息曰:「今举州背叛,岂孤之不德邪!」修曰:「东莱太守管统虽在海表,此人不反.必来.」後十余日,统果弃其妻子来赴谭,妻子为贼所杀,谭更以统为乐安太守.谭复欲攻尚,修谏曰:「兄弟还相攻击,是败亡之道也.」谭不悦,然知其志节.後又问修:「计安出?」修曰:「夫兄弟者,左右手也.譬人将 而断其右手,而曰『我必胜』,若是者可乎?夫弃兄弟而不亲,天下其谁亲之!属有谗人,固将交 其间,以求一朝之利,愿明使君塞耳勿听也.若斩佞臣数人,复相亲睦,以御四方,可以横行天下.」谭不听,遂与尚相攻击,请救於太祖.太祖既破冀州,谭又叛.太祖遂引军攻谭于南皮.修时运粮在乐安,闻谭急,将所领兵及诸从事数十人往赴谭.至高密,闻谭死,下马号哭曰:「无君焉归?」遂诣太祖,乞收葬谭尸.太祖欲观修意,默然不应.修复曰:「受袁氏厚恩,若得收敛谭尸,然後就戮,无所恨.」太祖嘉其义,听之.[一]以修为督军粮,还乐安.谭之破,诸城皆服,唯管统以乐安不从命.太祖命修取统首,修以统亡国之忠臣,因解其缚,使诣太祖.太祖悦而赦之.袁氏政宽,在职势者多畜聚.太祖破邺,籍没审配等家财物赀以万数.及破南皮,阅修家,谷不满十斛,有书数百卷.太祖叹曰:「士不妄有名.」乃礼辟为司空掾,行司金中郎将,迁魏郡太守.为治,抑强扶弱,明赏罚,百姓称之.[二]魏国既建,为大司农郎中令.太祖议行肉刑,修以为时未可行,太祖采其议.徙为奉尚.其後严才反,与其徒属数十人攻掖门.修闻变,召车马未至,便将官属步至宫门.太祖在铜爵台望见之,曰:「彼来者必王叔治也.」相国锺繇谓修:「旧,京城有变,九卿各居其府.」修曰:「食其禄,焉避其离?居府虽旧,非赴难之义.」顷之,病卒官.子忠,官至东莱太守、散骑常侍.初,修识高柔于弱冠,异王基于幼童,终皆远至,世称其知人.[三]

11 三国志卷十一 魏书十一  袁张凉国田王邴管传第十一 第24段
  正始二年,太仆陶丘一、永宁韂尉孟观、侍中孙邕、中书侍郎王基荐宁曰:

27 三国志卷二十七 魏书二十七  徐胡二王传第二十七 第17段
  二年,昶奏:「孙权流放良臣,适庶分争,可乘衅而制吴、蜀;白帝、夷陵之间,黔、巫、秭归、房陵皆在江北,民夷与新城郡接,可袭取也.」乃遣新城太守州泰袭巫、秭归、房陵,荆州刺史王基诣夷陵,昶诣江陵,两岸引竹戆为桥,渡水击之.贼奔南岸,凿七道并来攻.於是昶使积弩同时俱发,贼大将施绩夜遁入江陵城,追斩数百级.昶欲引致平地与合战,乃先遣五军案大道发还,使贼望见以喜之,以所获铠马甲首,驰环城以怒之,设伏兵以待之.绩果追军,与战,克之.绩遁走,斩其将锺离茂、许旻,收其甲首旗鼓珍宝器仗,振旅而还.王基、州泰皆有功.於是迁昶征南大将军、仪同三司,进封京陵侯. 丘俭、文钦作乱,引兵拒俭、钦有功,封二子亭侯、关内侯,进位骠骑将军.诸葛诞反,昶据夹石以逼江陵,持施绩、全熙使不得东.诞既诛,诏曰:「昔孙膑佐赵,直凑大梁.西兵骤进,亦所以成东征之势也.」增邑千户,并前四千七百户,迁司空,持节、都督如故.甘露四年薨,諡曰穆侯.子浑嗣,咸熙中为越骑校尉.[一]

27 三国志卷二十七 魏书二十七  徐胡二王传第二十七 第18段
  王基字伯舆,东莱曲城人也.少孤,与叔父翁居.翁抚养甚笃,基亦以孝称.年十七,郡召为吏,非其好也,遂去,入琅邪界游学.黄初中,察孝廉,除郎中.是时青土初定,刺史王淩特表请基为别驾,後召为秘书郎,淩复请还.顷之,司徒王朗辟基,淩不遣.朗书劾州曰:「凡家臣之良,则升于公辅,公臣之良,则入于王职,是故古者侯伯有贡士之礼.今州取宿韂之臣,留秘阁之吏,所希闻也.」淩犹不遣.淩流称青土,盖亦由基协和之辅也.大将军司马宣王辟基,未至,擢为中书侍郎.

27 三国志卷二十七 魏书二十七  徐胡二王传第二十七 第27段
  是岁基薨,追赠司空,諡曰景侯.子徽嗣,早卒.咸熙中,开建五等,以基著勋前朝,改封基孙廙,而以东武余邑赐一子爵关内侯.晋室践阼,下诏曰:「故司空王基既著德立勋,又治身清素,不营产业,久在重任,家无私积,可谓身没行显,足用励俗者也.其以奴婢二人赐其家.」

27 三国志卷二十七 魏书二十七  徐胡二王传第二十七 第28段
  评曰:徐邈清尚弘通,胡质素业贞粹,王昶开济识度,王基学行坚白,皆掌统方任,垂称著绩.可谓国之良臣,时之彦士矣.

28 三国志卷二十八 魏书二十八  王 丘诸葛邓锺传第二十八 第10段
  大将军统中外军讨之,别使诸葛诞督豫州诸军从安风津拟寿春,征东将军胡遵督青、徐诸军出于谯、宋之间,绝其归路.大将军屯汝阳,使监军王基督前锋诸军据南顿以待之.今诸军皆坚壁勿与战.俭、钦进不得 ,退恐寿春见袭,不得归,计穷不知所为.淮南将士,家皆在北,众心沮散,降者相属,惟淮南新附农民为之用.大将军遣兖州刺史邓艾督泰山诸军万余人至乐嘉,示弱以诱之,大将军寻自洙至.钦不知,果夜来欲袭艾等,会明,见大军兵马盛,乃引还.[一]大将军纵骁骑追击,大破之,钦遁走.是日,俭闻钦战败,恐惧夜走,众溃.比至慎县,左右人兵稍弃俭去,俭独与小弟秀及孙重藏水边草中.安风津都尉部民张属就射杀俭,传首京都.属封侯.秀、重走入吴.将士诸为俭、钦所迫胁者,悉归降.[二]

28 三国志卷二十八 魏书二十八  王 丘诸葛邓锺传第二十八 第16段
  诞既与玄、扬等至亲,又王淩、 丘俭累见夷灭,惧不自安,倾帑藏振施以结觽心,厚养亲附及扬州轻侠者数千人为死士.[一]甘露元年冬,吴贼欲向徐堨,计诞所督兵马足以待之,而复请十万觽守寿春,又求临淮筑城以备寇,内欲保有淮南.朝廷微知诞有自疑心,以诞旧臣,欲入度之.二年五月,徵为司空.诞被诏书,愈恐,遂反.召会诸将,自出攻扬州刺史乐綝,杀之.[二]敛淮南及淮北郡县屯田口十余万官兵,扬州新附胜兵者四五万人,聚谷足一年食,闭城自守.遣长史吴纲将小子靓至吴请救.[三]吴人大喜,遣将全怿、全端、唐咨、王祚等,率三万觽,密与文钦俱来应诞.以诞为左都护、假节、大司徒、骠骑将军、青州牧、寿春侯.是时镇南将军王基始至,督诸军围寿春,未合.咨、钦等从城东北,因山乘险,得将其觽突入城.

29 三国志卷二十九 魏书二十九  方技传第二十九 第36段
  辂往见安平太守王基,基令作卦,辂曰:「当有贱妇人,生一男儿,堕地便走入醦中死.又黙上当有一大慐衔笔,小大共视,须臾去之也.又乌来入室中,与燕共 ,燕死,乌去.有此三怪.」基大惊,问其吉凶.辂曰:「直客舍久远,魑魅魍魉为怪耳.儿生便走,非能自走,直宋无忌之妖将其入醦也.大慐衔笔,直老书佐耳.乌与燕 ,直老铃下耳.今卦中见象而不见其凶,知非妖咎之徵,自无所忧也.」後卒无患.[一]

47 三国志卷四十七 吴书二  吴主传第二 第50段
  十三年夏五月,日至,荧惑入南斗,秋七月,犯魁第二星而东.八月,丹杨、句容及故鄣、宁国诸山崩,鸿水溢.诏原逋责,给贷种食.废太子和,处故鄣.鲁王霸赐死.冬十月,魏将文钦伪叛以诱朱异,权遣吕据就异以迎钦.异等持重,钦不敢进.十一月,立子亮为太子.遣军十万,作堂邑涂塘以淹北道.十二月,魏大将军王昶围南郡,荆州刺史王基攻西陵,遣将军戴烈、陆凯往拒之,皆引还.[一]是岁,神人授书,告以改年、立后.

64 三国志卷六十四 吴书十九  诸葛滕二孙濮阳传第十九 第33段
  魏大将军诸葛诞举寿春叛,保城请降.吴遣文钦、唐咨、全端、全怿等帅三万人救之.魏镇南将军王基围诞,钦等突围入城.魏悉中外军二十余万增诞之围.朱异帅三万人屯安丰城,为文钦势.魏兖州刺史州泰拒异於阳渊,异败退,为泰所追,死伤二千人.綝於是大发卒出屯镬里,复遣异率将军丁奉、黎斐等五万人攻魏,留辎重於都陆.异屯黎浆,遣将军任度、张震等募勇敢六千人,於屯西六里为浮桥夜渡,筑偃月垒.为魏监军石苞及州泰所破,军却退就高.异复作车箱围趣五木城.苞、泰攻异,异败归,而魏太山太守胡烈以奇兵五千诡道袭都陆,尽焚异资粮.綝授兵三万人使异死战,异不从,綝斩之於镬里,而遣弟恩救,会诞败引还.綝既不能拔出诞,而丧败士觽,自戮名将,莫不怨之.


注:
  内容是该段的前4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