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手机版 | 三国演义 | 三国志 | 史将 | 背景 | 藏书阁
首页 -> 藏书阁 -> 三国志 -> 毛玠 检索 三国志
毛玠 检索 三国志
12 三国志卷十二 魏书十二  崔毛徐何邢鲍司马传第十二 第10段
  毛玠字孝先,陈留平丘人也.少为县吏,以清公称.将避乱荆州,未至,闻刘表政令不明,遂往鲁阳.太祖临兖州,辟为治中从事.玠语太祖曰:「今天下分崩,国主迁移,生民废业,饥馑流亡,公家无经岁之储,百姓无安固之志,难以持久.今袁绍、刘表,虽士民觽强,皆无经远之虑,未有树基建本者也.夫兵义者胜,守位以财,宜奉天子以令不臣,修耕植,畜军资,如此则霸王之业可成也.」太祖敬纳其言,转幕府功曹.

12 三国志卷十二 魏书十二  崔毛徐何邢鲍司马传第十二 第33段
  评曰:徐奕、何夔、邢顒贵尚峻厉,为世名人.毛玠清公素履,司马芝忠亮不倾,庶乎不吐刚茹柔.崔琰高格最优,鲍勋秉正无亏,而皆不免其身,惜哉!大雅贵「既明且哲」,虞书尚「直而能温」,自非兼才,畴克备诸!

22 三国志卷二十二 魏书二十二  桓二陈徐韂卢传第二十二 第3段
  太祖定 州,闻其为张羡谋也,异之,辟为丞相掾主簿,迁赵郡太守.魏国初建,为虎贲中郎将侍中.时太子未定,而临菑侯植有宠.阶数陈文帝德优齿长,宜为储副,公规密谏,前後恳至.[一]又毛玠、徐奕以刚蹇少党,而为西曹掾丁仪所不善,仪屡言其短,赖阶左右以自全保.其将顺匡救,多此类也.迁尚书,典选举.曹仁为关羽所围,太祖遣徐晃救之,不解.太祖欲自南征,以问髃下.髃下皆谓:「王不亟行,今败矣.」阶独曰:「大王以仁等为足以料事势不也?」曰:「能.」「大王恐二人遗力邪?」曰:「不.」「然则何为自往?」曰:「吾恐虏众多,而晃等势不便耳.」阶曰:「今仁等处重围之中而守死无贰者,诚以大王远为之势也.夫居万死之地,必有死争之心;内怀死争,外有强救,大王案六军以示余力,何忧於败而欲自往?」太祖善其言,驻军於摩陂.贼遂退.

23 三国志卷二十三 魏书二十三  和常杨杜赵裴传第二十三 第3段
  太祖定荆州,辟为丞相掾属.时毛玠、崔琰并以忠清干事,其选用先尚俭节.洽言曰:「天下大器,在位与人,不可以一节(俭)[检]也.俭素过中,自以处身则可,以此节格物,所失或多.今朝廷之议,吏有著新衣、乘好车者,谓之不清;长吏过营,形容不饰,衣裘敝坏者,谓之廉洁.至令士大夫故污辱其衣,藏其舆服;朝府大吏,或自挈壶餐以入官寺.夫立教观俗,贵处中庸,为可继也.今崇一概难堪之行以检殊涂,勉而为之,必有疲瘁.古之大教,务在通人情而已.凡激诡之行,则容隐伪矣.」[一]

23 三国志卷二十三 魏书二十三  和常杨杜赵裴传第二十三 第4段
  魏国既建,为侍中,後有白毛玠谤毁太祖,太祖见近臣,怒甚.洽陈玠素行有本,求案实其事.罢朝,太祖令曰:「今言事者白玠不但谤吾也.乃复为崔琰觖望.此损君臣恩义,妄为死友怨叹,殆不可忍也.昔萧、曹与高祖并起微贱,致功立勋.高祖每在屈笮,二相恭顺,臣道益彰,所以祚及後世也.和侍中比求实之,所以不听,欲重参之耳.」洽对曰:「如言事者言,玠罪过深重,非天地所覆载.臣非敢曲理玠以枉大伦也,以玠出髃吏之中,特见拔擢,显在首职,历年荷宠,刚直忠公,为觽所惮,不宜有此.然人情难保,要宜考核,两验其实.今圣恩垂含垢之仁,不忍致之于理,更使曲直之分不明,疑自近始.」太祖曰:「所以不考,欲两全玠及言事者耳.」洽对曰:「玠信有谤上之言,当肆之巿朝;若玠无此,言事者加诬大臣以误主听;二者不加检核,臣窃不安.」太祖曰:「方有军事,安可受人言便考之邪?狐射姑刺阳处父於朝,此为君之诫也.」


注:
  内容是该段的前4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