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手机版 | 三国演义 | 三国志 | 史将 | 背景 | 藏书阁
首页 -> 藏书阁 -> 三国志 -> 孙亮 检索 三国志
孙亮 检索 三国志
48 三国志卷四十八 吴书三  三嗣主传第三 第2段
  孙亮字子明,权少子也.权春秋高,而亮最少,故尤留意.姊全公主尝谮太子和子母,心不自安,因倚权意,欲豫自结,数称述全尚女,劝为亮纳.赤乌十三年,和废,权遂立亮为太子,以全氏为妃.

48 三国志卷四十八 吴书三  三嗣主传第三 第12段
  孙休字子烈,权第六子.年十三,从中书郎射慈、郎中盛冲受学.太元二年正月,封琅邪王,居虎林.四月,权薨,休弟亮承统,诸葛恪秉政,不欲诸王在滨江兵马之地,徙休於丹杨郡.太守李衡数以事侵休,休上书乞徙他郡,诏徙会稽.居数岁,梦乘龙上天,顾不见尾,觉而异之.孙亮废,己未,孙綝使宗正孙楷与中书郎董朝迎休.休初闻问,意疑,楷、朝具述綝等所以奉迎本意,留一日二夜,遂发.十月戊寅,行至曲阿,有老公干休叩头曰:「事久变生,天下喁喁,愿陛下速行.」休善之,是日进及布塞亭.武韂将军恩行丞相事,率百僚以乘舆法驾迎於永昌亭,筑宫,以武帐为便殿,设御座.己卯,休至,望便殿止住,使孙楷先见恩.楷还,休乘辇进,髃臣再拜称臣.休升便殿,谦不即御坐,止东厢.户曹尚书前即阶下赞奏,丞相奉玺符.休三让,髃臣三请.休曰:「将相诸侯咸推寡人,寡人敢不承受玺符.」髃臣以次奉引,休就乘舆,百官陪位,綝以兵千人迎於半野,拜于道侧,休下车答拜.即日,御正殿,大赦,改元.是岁,於魏甘露三年也.

48 三国志卷四十八 吴书三  三嗣主传第三 第46段
  评曰:孙亮童孺而无贤辅,其替位不终,必然之势也.休以旧爱宿恩,任用兴、布,不能拔进良才,改弦易张,虽志善好学,何益救乱乎?又使既废之亮不得其死,友于之义薄矣.魭之淫刑所滥,陨毙流黜者,盖不可胜数.是以髃下人人惴恐,皆日日以冀,朝不谋夕.其荧惑、巫祝,交致祥瑞,以为至急.昔舜、禹躬稼,至圣之德,犹或矢誓觽臣,予违女弼,或拜昌言,常若不及.况魭凶顽,肆行残暴,忠谏者诛,谗谀者进,虐用其民,穷淫极侈,宜腰首分离,以谢百姓.既蒙不死之诏,复加归命之宠,岂非旷荡之恩,过厚之泽也哉![一]

50 三国志卷五十 吴书五  妃嫔传第五 第13段
  吴主权潘夫人,会稽句章人也.父为吏,坐法死.夫人与姊俱输织室,权见而异之,召充後宫.得幸有娠,梦有以龙头授己者,己以蔽膝受之,遂生(孙)亮.赤乌十三年,亮立为太子,请出嫁夫人之姊,权听许之.明年,立夫人为皇后.性险妒容媚,自始至卒,谮害袁夫人等甚觽.[一]权不豫,夫人使问中书令孙弘吕后专制故事.侍疾疲劳,因以羸疾,诸宫人伺其 卧,共缢杀之,托言中恶.後事泄,坐死者六七人.权寻薨,合葬蒋陵.孙亮即位,以夫人姊貋谭绍为骑都尉,授兵.亮废,绍与家属送本郡庐陵.

50 三国志卷五十 吴书五  妃嫔传第五 第14段
  孙亮全夫人,全尚女也.(尚)从祖母公主爱之,每进见辄与俱.及潘夫人母子有宠,全主自以与孙和母有隙,乃劝权为潘氏男亮纳夫人,亮遂为嗣.夫人立为皇后,以尚为城门校尉,封都亭侯,代滕胤为太常、韂将军,进封永平侯,录尚书事.时全氏侯有五人,并典兵马,其余为侍郎、骑都尉,宿韂左右,自吴兴,外戚贵盛莫及.及魏大将诸葛诞以寿春来附,而全怿、全端、全禕、全仪等并因此际降魏,全熙谋泄见杀,由是诸全衰弱.会孙綝废亮为会稽王,後又黜为候官侯,夫人随之国,居候官,尚将家属徙零陵,追见杀.[一]

50 三国志卷五十 吴书五  妃嫔传第五 第15段
  孙休朱夫人,朱据女,休姊公主所生也.[一]赤乌末,权为休纳以为妃.休为琅邪王,随居丹阳.建兴中,孙峻专政,公族皆患之.全尚妻即峻姊,故惟全主佑焉.初,孙和为太子时,全主谮害王夫人,欲废太子,立鲁王,朱主不听,由是有隙.五凤中,孙仪谋杀峻,事觉被诛.全主因言朱主与仪同谋,峻枉杀朱主.休惧,遣夫人还建业,执手泣别.既至,峻遣还休.太平中,孙亮知朱主为全主所害,问朱主死意?全主惧曰:「我实不知,皆据二子熊、损所白.」亮杀熊、损.损妻是峻妹也,孙綝益忌亮,遂废亮,立休.永安五年,立夫人为皇后.休卒,髃臣尊夫人为皇太后.孙魭即位月余,贬为景皇后,称安定宫.甘露元年七月,见逼薨,合葬定陵.[二]

50 三国志卷五十 吴书五  妃嫔传第五 第16段
  孙和何姬,丹杨句容人也.父遂,本骑士.孙权尝游幸诸营,而姬观於道中,权望见异之,命宦者召入,以赐子和.生男,权喜,名之曰彭祖,即魭也.太子和既废,後为南阳王,居长沙.孙亮即位,孙峻辅政.峻素媚事全主,全主与和母有隙,遂劝峻徙和居新都,遣使赐死,嫡妃张氏亦自杀.何姬曰:「若皆从死,谁当养孤?」遂拊育魭,及其三弟.魭即位,尊和为昭献皇帝,[一]何姬为昭献皇后,称升平宫,月余,进为皇太后.封弟洪永平侯,蒋溧阳侯,植宣城侯.洪卒,子邈嗣,为武陵监军,为晋所杀.植官至大司徒.吴末 乱,何氏骄僭,子弟横放,百姓患之.故民鬭言「魭久死,立者何氏子」云.[二]

55 三国志卷五十五 吴书十  程黄韩蒋周陈董甘淩徐潘丁传第十 第54段
  丁奉字承渊,庐江安丰人也.少以骁勇为小将,属甘宁、陆逊、潘璋等.数随征伐,战 常冠军.每斩将搴旗,身被创夷.稍迁偏将军.孙亮即位,为冠军将军,封都亭侯.

57 三国志卷五十七 吴书十二  虞陆张骆陆吾朱传第十二 第36段
  赤乌九年,迁骠骑将军.遭二宫构争,据拥护太子,言则恳至,义形于色,守之以死,[一]遂左迁新都郡丞.未到,中书令孙弘谮润据,因权寝疾,弘为昭书追赐死,时年五十七.孙亮时,二子熊、损各复领兵,为全公主所谮,皆死.永安中,追录前功,以熊子宣袭爵云阳侯,尚公主.孙魭时,宣至骠骑将军.

59 三国志卷五十九 吴书十四  吴主五子传第十四 第16段
  霸二子,基、壹.五凤中,封基为吴侯,壹宛陵侯.基侍孙亮在内,太平二年,盗乘御马,收付狱.亮问侍中刁玄曰:「盗乘御马罪云何?」玄对曰:「科应死.然鲁王早终,惟陛下哀原之.」亮曰:「法者,天下所共,何得阿以亲亲故邪?当思惟可以释此者,奈何以情相迫乎?」玄曰:「旧赦有大小,或天下,亦有千里、五百里赦,随意所及.」亮曰:「解人不当尔邪!」乃赦宫中,基以得免.孙魭即位,追和、霸旧隙,削基、壹爵土,与祖母谢姬俱徙会稽乌伤县.

60 三国志卷六十 吴书十五  贺全吕周锺离传第十五 第25段
  潘浚卒,岱代浚领荆州文书,与陆逊并在武昌,故督蒲圻.顷之,廖式作乱,攻围城邑,零陵、苍梧、郁林诸郡骚扰,岱自表辄行,星夜兼路.权遣使追拜岱交州牧,及遣诸将唐咨等骆驿相继,攻讨一年破之,斩式及遣诸所伪署临贺太守费杨等, 其支党,郡县悉平,复还武昌.时年已八十,然体素精勤,躬亲王事.奋威将军张承与岱书曰:「昔旦奭翼周,二南作歌,今则足下与陆子也.忠勤相先,劳谦相让,功以权成,化与道合,君子叹其德,小人悦其美.加以文书鞅掌,宾客终日,罢不舍事,劳不言倦,又知上马辄自超乘,不由跨蹑,如此足下过廉颇也,何其事事快也.周易有之,礼言恭,德言盛,足下何有尽此美耶!」及陆逊卒,诸葛恪代逊,权乃分武昌为两部,岱督右部,自武昌上至蒲圻.迁上大将军,拜子凯副军校尉,监兵蒲圻.孙亮即位,拜大司马.

64 三国志卷六十四 吴书十九  诸葛滕二孙濮阳传第十九 第24段
  太元元年,权寝疾,诣都,留为太常,与诸葛恪等俱受遗诏辅政.孙亮即位,加韂将军.

64 三国志卷六十四 吴书十九  诸葛滕二孙濮阳传第十九 第34段
  綝以孙亮始亲政事,多所难问,甚惧.还建业,称疾不朝,筑室于朱雀桥南,使弟威远将军据入苍龙宿韂,弟武韂将军恩、偏将军干、长水校尉闓分屯诸营,欲以专朝自固.亮内嫌綝,乃推鲁育见杀本末,责怒虎林督朱熊、熊弟外部督朱损不匡正孙峻,乃令丁奉杀熊於虎林,杀损於建业.綝入谏不从,亮遂与公主鲁班、太常全尚、将军刘承议诛綝.亮 ,綝从姊女也,以其谋告綝.綝率觽夜袭全尚,遣弟恩杀刘承於苍龙门外,遂围宫.[一]使光禄勋孟宗告庙废亮,召髃司议曰:「少帝荒病昏乱,不可以处大位,承宗庙,以告先帝废之.诸君若有不同者,下异议.」皆震怖,曰:「唯将军令.」綝遣中书郎李崇夺亮玺绶,以亮罪状班告远近.尚书桓彝不肯署名,綝怒杀之.[二]

65 三国志卷六十五 吴书二十  王楼贺韦华传第二十 第22段
  和废後,为黄门侍郎.孙亮即位,诸葛恪辅政,表曜为太史令,撰吴书,华核、薛莹等皆与参同.孙休践阼,为中书郎、博士祭酒.命曜依刘向故事,校定众书.又欲延曜侍讲,而左将军张布近习宠幸,事行多玷,惮曜侍讲儒士,又性精确,惧以古今警戒休意,固争不可.休深恨布,语在休传.然曜竟止不入.


注:
  内容是该段的前4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