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手机版 | 三国演义 | 三国志 | 史将 | 背景 | 藏书阁
首页 -> 藏书阁 -> 三国志 -> 司马朗 检索 三国志
司马朗 检索 三国志
12 三国志卷十二 魏书十二  崔毛徐何邢鲍司马传第十二 第8段
  始琰与司马朗善,晋宣王方壮,琰谓朗曰:「子之弟,聪哲明允,刚断英跱,殆非子之所及也.」[一]朗以为不然,而琰每秉此论.琰从弟林,少无名望,虽姻族犹多轻之,而琰常曰:「此所谓大器晚成者也,终必远至.」涿郡孙礼、卢毓始入军府,琰又名之曰:「孙疏亮亢烈,刚简能断,卢清警明理,百链不消,皆公才也.」後林、礼、毓咸至鼎辅.及琰友人公孙方、宋阶早卒,琰抚其遗孤,恩若己子.其鉴识笃义,类皆如此.[二]

15 三国志卷十五  魏书十五  刘司马梁张温贾传第十五 第6段
  司马朗字伯达,河内温人也.[一]九岁,人有道其父字者,朗曰:「慢人亲者,不敬其亲者也.」客谢之.十二,试经为童子郎,监试者以其身体壮大,疑朗匿年,劾问.朗曰:「朗之内外,累世长大,朗虽耭弱,无仰高之风,损年以求早成,非志所为也.」监试者异之.後关东兵起,故冀州刺史李邵家居野王,近山险,欲徙居温.朗谓邵曰:「唇齿之喻,岂唯虞、虢,温与野王即是也;今去彼而居此,是为避朝亡之期耳.且君,国人之望也,今寇未至而先徙,带山之县必骇,是摇动民之心而开奸宄之原也,窃为郡内忧之.」邵不从.边山之民果乱,内徙,或为寇钞.

23 三国志卷二十三 魏书二十三  和常杨杜赵裴传第二十三 第12段
  杨俊字季才,河内获嘉人也.受学陈留边让,让器异之.俊以兵乱方起,而河内处四达之衢,必为战场,乃扶持老弱诣京、密山间,同行者百余家.俊振济贫乏,通共有无.宗族知故为人所略作奴仆者凡六家,俊皆倾财赎之.司马宣王年十六七,与俊相遇,俊曰:「此非常之人也.」又司马朗早有声名,其族兄芝,觽未之知,惟俊言曰:「芝虽夙望不及朗,实理但有优耳.」俊转避地并州.本郡王象,少孤特,为人仆隶,年十七八,见使牧羊而私读书,因被箠楚.俊嘉其才质,即赎象著家,聘娶立屋,然後与别.

28 三国志卷二十八 魏书二十八  王 丘诸葛邓锺传第二十八 第3段
  文帝践阼,拜散骑常侍,出为兖州刺史,与张辽等至广陵讨孙权.临江,夜大风,吴将吕范等船漂至北岸.淩与诸将逆击,捕斩首虏,获舟船,有功,封宜城亭侯,加建武将军,转在青州.是时海滨乘丧乱之後,法度未整.淩布政施教,赏善罚恶,甚有纲纪,百姓称之,不容於口.後从曹休征吴,与贼遇於夹石,休军失利,淩力战决围,休得免难.仍徙为扬、豫州刺史,咸得军民之欢心.始至豫州,旌先贤之後,求未显之士,各有条教,意义甚美.初,淩与司马朗、贾逵友善,及临兖、豫,继其名迹.正始初,为征东将军,假节都督扬州诸军事.二年,吴大将全琮数万众寇芍陂,淩率诸军逆讨,与贼争塘,力战连日,贼退走.进封南乡侯,邑千三百五十户,迁车骑将军、仪同三司.


注:
  内容是该段的前40个字